深圳国际公益学院、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:善经济与中国公益的使命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2-03 20:55:23    次浏览   


     
     


     今天主要想跟大家分享一个理念,就是善经济时代,中国公益的使命是什么。
     这两年我研究发现,当今世界已经进入到人均GDP一万美元的时代。这是人类社会从来没有过的经济发展水平。从2011年到现在已经持续了五年,马上就要六年。
     这个阶段生产力高度发展、金融业充分增长、信息革命不断发展,人类文明客观上面临一个巨大的转型。有三个特征特别明显:
     第一,财富充分涌流。只要市场需求出现,立即就会生长出铺天盖地的产品。应该说生产力已经是高度发达了。
     第二,三大产业的结构发生深刻变化,第一产业比例越来越小,第二产业也在逐步降低,社会服务业为主的第三产业比例超过50%,并且逐步向70%发展。这是人类社会没有面临过的一个发展阶段。
     第三,在这个时候我们突然发现,社会价值开始引领经济价值。
     在这样的时代,公益面临的挑战是什么?对现阶段的中国公益而言,我认为主要的挑战是如何让公益与社会经济发展全面结合起来。
     这个挑战不是小挑战,因为在文明转型之际,其实恰恰需要公益慈善的引领。财富大量的涌流之后,新文明要产生,谁来做最合适?公益慈善。
     历史上工业革命完成以后,财富大量涌流,环境污染、社会腐败同时出现。除了政府和社会进步人士不断推动社会改革之外,公益慈善界扮演了什么作用?以卡内基、洛克菲勒、福特等人为代表的慈善家创造了以幼儿园、大学、医院、图书馆和公园、华尔街等为实体的现代文明。
     现在当我们又面临着文明转型的时候,应该考虑到慈善家和公益组织联合进来,促成互联网时代文明的实体和体制的创新。中国需要在公益慈善事业与社会发展的结合方面,拓展出巨大的社会创新。
     这个挑战不是一般的挑战,我们还面临着许多困难。
     首先,公共伦理转型严重不足,理念应该说转型还是不够的。
     其次,从管理到治理的转型速度也是严重不足的。治理要化为各种各样的体制,就面临着很大的挑战。因为我们都习惯于管理了,到底怎么变治理,其实这个速度是跟不上的。
     第三,社会创新的行动能力严重不足。我们不能埋怨社会对公益慈善界的不信任,要改变的是我们自己。为什么不找自己的问题,我们是需要反思的。
     那么我们要做什么?我们要建立起具有中国特色的公益慈善事业的行动框架,要构建以《慈善法》推进慈善事业发展的格局。
     第一个就是要广泛表彰。我们有很多慈善家,比如曹德旺先生,是全世界有名的慈善家当然也是企业家,在中国慈善界做了很多贡献。又比如,老牛基金会建设的儿童探索博物馆,改变了我们很多的观念。我觉得我们传播可能还是不太够,这样一些典型,应该加大宣传做引领。
     第二,需要落实一系列的政策优惠措施。《慈善法》的落实,我们应该走在前面,要呼吁。
     第三,要推进管理体制向治理体系转型。
     第四,最重要的是改变我们自己,不断完善知识体系,转变理念与《慈善法》合拍,与人类文明的转型合拍。
     中国慈善事业要真正仿效或者学习中国企业家的精神,争取在一个不太长的时间内,用中国逻辑,用中国的特色,借鉴世界各国的先进经验,真正在全世界的公益慈善大潮中,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。
     

上一页: 民间公益,说到底,是草根如何自强    下一页:广西融水:让大苗山学生吃好